走廊灯亮,开门合上门,背包放下。

家猫还在胀气,于是就小区溜达。

有点毛毛雨,半黑的夜,十一点方向的吉他旋律鼓动着我手机屏幕上的文字,属于玛格丽特·杜拉斯的《情书》。

想起跟随多年的吉他,如今在家的一角,静静地等着我。

偶尔的拾起与放下让我们少了一份心灵相通,虽然长相厮守。

夜又见黑,旋律和吉他手回了,情书被锁屏键合上,寻着白猫往家的方向。

无风、小调、宜人温℃、两三声蛙草丛、一两声汪不远处,夜下不孤。